icing静秋

这里是热衷于在笔记本里挖新坑却又懒得填坑的某人(。・ω・。)ノ♡

少天,欢迎回家!

【白起x悠然】你是我的心甘情愿

◎十四章结尾脑洞
◎第三人称视角
◎一直补完十四章的所有剧情,真心觉得起子是个很耀眼的人,到最后已哭瞎QWQ于是有了这篇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文
◎ooc注意
————————————————————
  银杏树叶沙沙作响,片片地在秋天湛蓝的天空下翻卷,旋转……那是一个秋天,一个四处飞扬着银杏叶的秋天,一个弥漫着血腥味的秋天,一个……被琴声萦绕的秋天。
  他遇见了她。
  她在音乐教室里弹奏着钢琴,琴音悠远绵长,仿佛是为了穿透时空,来到他的耳边。就那样,起风了,卷起满天的金黄和细碎的粽发,他的目光落在了背对着他的女孩身上。那一刻,夕阳巨大的余晖透过落地窗,透过撩起的白纱帘,将世间所有的美好都揉进女孩柔软的长发,轻轻飞舞。
  那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邂逅。
  一眼,从此万劫不复,却也心甘情愿。
  她柔弱坚强的背影就那样深深的刻映在了他的心中。于是,他暗自许下了护她一辈子的誓言。他永远是个行动十倍于言语的闷闷的男孩,青涩却深情款款。他也许不知道护她一辈子是什么样的概念,但是他明白,一辈子,就是永远,就是他会一直守护她,直到他们之间的一人离去。她绝不会是先走的那个,因为男孩会一直在暗处默默的守护着她的一切。
  他就那样默默的,默默的守护着她的一切,不言不语。他真的好喜欢她,喜欢她与人说话时甜甜的笑,喜欢她和一只路旁的野猫蹲下说话,喜欢她在月光中柔美的线条,喜欢她骨子里透出的坚强。他站在女孩看不到的黑暗里,为她,血染白衣,战无不胜。因为她,他空无一物的心里出现了想要守护的东西,也是她,让他冰冷的心脏重新跳动,速度刚好是爱的节奏。
  “只要你在风里,我就能感知到。”夕阳下,他对着怀里的女孩浅浅微笑。 看着她惊讶的目光,他的嘴角又上扬了几个弧度,带着孩子般的温柔。
  “下次别喊救命,直接喊白起。”他抱着她,从天台跳下,风起,她便知道他来了,他来了,就什么都不怕了。那是他瘦弱却又坚强的胸膛里跳动的心脏,一声一响,是守护的乐章。
  她看着腕上的银杏手链,眼里闪闪发光,他便觉得世界都亮了。
  “答应我,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好不好?”她拉住他的手,恳求地看着他,眼里满是闪烁的星光。她知道,他的手上满是生命流逝的伤痕。
  “嗯,我会的。”他认真地回答。转身揉了揉她的脑袋,惹得女孩一阵瞪眼。看着她假装生气鼓起来的包子脸,他不由得笑了,眼睛像是弯月。她第一次知道,原来他笑起来这么好看。
  然后,他的能力不知为何出了变故,他失控了,就在她的面前。他突然好害怕,害怕自己违背了曾经护她一辈子的誓言,害怕是自己伤害了心心念念的她。于是,他背朝着她,走进了黑色的深渊。
  她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
  可是啊,在她无助地在城市坠落时,又是那阵熟悉的风,带来了他特有的暖意。他在为数不多的失重状态下,缓缓的抱住了意识涣散的她,风却没有像从前那样托起他们,像王子的白马。
  “……让我陪着你,直到最后。”她的世界归于黑暗前,她听到了这句话,可是她已经没有力气思考那是谁。只是觉得,很熟悉,很温暖,很像某个有着温柔眉眼的男孩……
  他是个名副其实的“一根筋”,说了护她一辈子,就真的是一辈子,这一次,他是在用自己的命当赌注。无论代价如何,他终究是要护住她的……
  城市上空,银杏叶正在飘零,卷起下一个深秋。
  “……白起,你这个骗子!你答应过我的,你明明答应过我的……”她站在黑暗的意识里哭喊,无措得像个孩子。
  可她也不知道,她是他唯一的心甘情愿。
  
  
  

论身高差的正确用法(2)

◎大概是互怼的日常
◎同居设定
◎OOC严重预警
◎不知道哪里来的清奇脑洞

#3     〈对视〉
  电视上说,2个人深情对视4分钟就可以爱上对方。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靠坐在沙发上,跃跃欲试,蠢蠢欲动。
  “中也,来试试吗?”太宰笑眯眯地提出建议。
  “滚!谁要跟你相爱啊!”中也把头偏向了另一边,一脸嫌弃。
  “……”一会儿,中也把头偏了回来,发现太宰依旧盯着他。
  “……你认真的?”中也有些不可思议。真的假的?
  “别自作多情了,我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了,鼻涕虫,空气都臭了。”太宰捧读道。
  “哈?!你以为我想看到你吗?死青花鱼!我因为和你呼吸同样的空气而感到恶心!!”中也炸了,举起拳头向太宰的脸砸去。
  太宰准确地抓住了时机,一掌摁在了中也脸上,于是中也扑过来的身形被迫稳住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可恶啊!手长了不起啊!有种来比体术啊!”中也咆哮到,鄙夷地看着太宰。
  太宰把中也推回原来的位置,一脸不可置否地说:“是吧,可我腿比你更长呀~”说完,一脸欠揍地躲过了中也的又一波攻击。
  中也扑了个空。
  太宰当然知道中也没有尽全力,也没有嘲笑。但中也不能理解为什么太宰的行动如此诡异。
  其实太宰只有一个简单的理由——
  无聊,想玩。
  简单明了,具体简洁地表现出了太宰此刻的心理。
  中也太好玩了,太宰如是说。这个世界上,捧读一下都能炸毛的人才真的不多了,所以中也被太宰归类到了“珍奇动物”一栏上。当然,中也本人不可能知道。
  虽然中也深知太宰脑子可能有根弦错了,但今天貌似错得离谱啊!这已经不是抽了一根筋的地步了,这是整个脑子都抽了吧!中也如是说。
  不过无所谓,已经习惯了。中也的表情有些许悲凉。
  中也突然想到先前的事情,发现两人歪楼了。
  “你不是要试试吗?”中也看着太宰琥珀色的眼瞳。
  蓝亮得耀眼,映照着整个天空。那是太宰看到的最好看的眼睛。
  太宰出了片刻神,看着面前的人满脸认真,不由得想笑。
  “刚刚开玩笑的,我们之间不用吧?”太宰终于笑出了声。
  “呃?”中也一愣。等他反应过来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太宰已经站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仰视吧!小矮子!”
  “混!蛋!!!”
  
#4      〈水坑〉
  朋友,你跳过水坑吗?
  中原中也表示再也不想和某个脑子有坑的白痴一起走了。
  尤其是在下雨的时候。
  鬼知道我都经历了什么?!
  中原中也腹诽,满脸黑线。
  时间回到两小时前——
  灰暗的天空,空气中充满了泥土特有的芬芳,这是下雨的前兆。街道上的行人忽然加快了脚步向目的地走去。
  中也正在向公寓走去,此时却并不着急。
  我有异能啊,控制重力怕不怕?
  大不了不让雨落在自己身上就是了。雨天对于中也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枪林弹雨都经历过的人表示水做的而已,无所畏惧。
  只是别碰上某个浑身缠满绷带的家伙就行了。
  一声闷雷响过之后,雨便密集地落了下来。
  中也不动声色地使用了自己的异能,雨水刚要落到中也身上时便因失重而向上飘去。在雨雾中,是不会有人注意到的。
  听到了远处传来的脚步声,中也下意识地辨认了一下。
  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
  中也呆呆地站在了原地,一丝不祥的预感窜进了中也的第六感。
  妈的太宰。
  对面走来的太宰也看到了中也,挥了挥换上了新绷带的手。
  中也看到了太宰脸上泛起了一抹不怀好意的微笑。心想,完了。这下要么我死要么他亡,要么我被他坑,要么他被我打。
  权衡一二,中也选择了先下手为强。
  看到突然爆步冲来的中也,太宰表示都在预料之中。非常熟悉自己搭档套路的他侧身准备躲过马上到达的攻击。
  然而,太宰失算了。
  他千算万算却忘记了脚下的水坑。脚一滑,181的大长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中也踢了过去。中也显然没有料到太宰还有这么一招,怎么感觉以前没见过啊?
  不过中也是何须人呐,战斗所锻炼出来的反应力是一流的,体术也是一流的。倒腰低头反冲过去三个动作一气呵成。中也从太宰的胯下滑了过去,成功地避开了一次惨烈的撞击!十分!
  但是中也失算了。
  他千算万算却忘记了自己滑过了太宰脚下便是水坑。平日里训练体术的时候是不允许使用异能的,所以中也下意识地没有用异能。
  于是乎,中也生平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飞一般的感觉。
  “啊啊啊啊啊啊啊—— ”
  伴随着惨叫的,还有中也理智崩坏的声音。
  脆生生的。
  然后他就听到身后某人拼命忍住不笑出声的噗嗤声。
  ……敢情原来是故意的?故意让自己从他胯下滑——过去?
  ……
  死一般的沉默。
  太宰看着中也阴沉下来的脸色,一脸人畜无害地反驳:“我可没有想害你唷?如果你够高的话,就不会选择从下面过去,而是从上面翻过去了。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矮,啊,160~ ”
  对于中也来说,一切都结束了。
  他要送那个混蛋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猛地回过神来,穿着栗色风衣的男人却早已不知去向。
  跑得及时,干脆,毫不拖泥带水。
  中也此刻内心狂奔而过的只有四个大字:
  妈的太宰。

————————————————————————
发现日常向的中也压根攻不起来?_(:з」∠)_
索性来个双黑吧!!

论身高差的正确用法(1)

◎大概是互怼的日常
◎同居设定
◎OOC严重预警
◎不知道哪里来的清奇脑洞

  太宰治,181
  中原中也,160
  
  中原中也很郁闷,非常郁闷。
  自己怎么就比那家伙矮了整整21厘米呢?
  算了,四舍五入一下,20厘米。
  
  太宰治也挺郁闷。
  你说那家伙矮就矮呗,脾气那么冲干什么?
  算了,也是自己欠。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一个坐在这头,一个坐在那头,硬生生给沙发中间空出了几个人坐的位置。离太近了要不得啊……会出人命的。
  
  大概就是这种一见面就想打起来的冲动。
  
  偏偏两人还住在一起,不超过80平方米的距离。
  
  想要不发生冲突,做梦。
  
  “冲动是魔鬼啊……”两人异口同声。
  
#1
  08:00
 
  闹钟准时响起。
  
  中原中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隔壁床上的人不见了。 大脑还没反应过来,手就自己动了起来。
  
  要把闹钟关掉。
  
  把闹钟……咦?!闹钟呢??
  
  中原中也的手在四周扑棱了几下,什么东西也没抓到。
  
  闹钟制造的能称之为噪音的声波魔音穿耳似地突破了中原中也忍耐的底线。他猛地掀开被子,对准了头顶上空的闹钟就是一个如来神捞。
  
  没抓到。
  
  好尴尬……
  
  中原中也瞪着站在床边的那个一手把闹钟高高举起悬在他头顶的男人。
  
  一脸狼顾之相。
  
  闹钟还在响着,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中原中也沉默了一会儿,不为所动。
  
  在他选择了不为所动的时候,太宰治也没有要主动关掉的意思。反正他打定了主意——你不动,我不动;你一动,就别怪我利用一下先天优势。
  
  反正就是不让你关闹钟。这是太宰治每天早上叫醒中原中也的准则。
  
  “……混蛋太宰!你还不把这该死的闹钟给我关了!” 中原中也终于爆发了,横起一脚就向太宰治飞去。
  
  当然,没踹中。
  
  中原中也抬头看了看闹钟,下意识地使用了异能,想要控制重力把闹钟变重,好掉下来。可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太宰治提着闹钟。
  
  于是,什么都没发生。闹钟依旧叫嚣着。
  
  中原中也伸手去抓,不料太宰治将闹钟向上一提,中原中也差点就要踮起脚去够了。
  
  “……”
  
  望着一脸生无可恋的中原中也,太宰治得意的晃了晃闹钟:“看见了没?这叫先天优势。”
  
  21厘米的先天优势。
  
  气得中原中也想挠人。
  
  “混蛋太宰,你给我记着……”
                              ——来自快要炸掉的中原中也
  
#2
  
  两个人在厨房里做早餐。
  
  中原中也在一旁看着太宰治熟练地煎着鸡蛋,想要从碗柜里取碗。
  
  伸了伸手,够不到……
  
  中原中也回头看了看埋头煎蛋的太宰治,很好,没有往这边看。
  
  稍微踮一下,还是够不到……
  
  “我就不信了……”我中原中也堂堂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连个小碗都拿不到吗?开玩笑!
  
  趁着身后的男人不注意,中原中也悄咪咪地使用了异能力。
  
  对,没错,就是这样……再高一点…… 中原中也控制着自己的重力,慢悠悠地往上浮,顺便伸手够碗 。
  
  中原中也终于拿到了碗,正打算返回地面的时候,一只缠满绷带的手突然伸了过来,没有丝毫犹豫和拖泥带水地碰了中原中也一下。就一下。
  
  哐当——
  
  不,那不仅仅是中原中也摔在地上的声音,还伴随着理智的碎裂声。
  
  如此动听。
  
  “混!蛋!太!宰!!!”
  
  ……
  
  未完待续
  
  
  
  
  

【中太】小雪

◎本来是新年贺文的,之前除夕扔到了贴吧里,现在想起来在这里也发一下_(:з」∠)_
◎ooc预警
◎文笔极烂……请做好心理准备_(:з」∠)_

  一年一次的、比祭典更加热闹的日子只有今天——新年。
中原中也在街上走着,脚步如风,五彩的灯光从黄昏的时候便亮了起来,从街巷的一段,向另一端飞快地奔去,染亮了横滨这个不夜城。对于这个常年在黑手党内部厮杀生活的男人来说,新年的到来带给他的唯一不同的感觉只有两个——第一,自己需要去酒商那里收集一些昂贵的红酒作为下一年的珍藏。第二,就是boss又要麻烦别人去给爱丽丝买各种甜点了,很显然中原中也自己是被不幸看中的那一个。
“唉……”中原中也压了压黑色的礼帽,张望了四周——到处都是一家人在街上漫步,小孩子蹦蹦跳跳,要不就是一些情侣挽着手在挂着彩灯的树下合影,到处都是甜蜜的笑容。“新年这种节日啊,的确不适合执行任务呢。”面无表情地从一对正在互嗔的情侣旁走过,中原中也想起了自己的家人——到底有多久没有回去了呢?自己也记不清了啊,明明自己二十几岁还算年轻,为人处世却因为常年的磨练变得和老头子一样,毕竟性命这种东西,是不允许有任何纰漏的啊,谁不会珍惜自己的生命呢?那可是无数人用尽一切手段也要保住的东西。
说起来不在意自己性命的人,自己认识的人当中,也只有那个家伙了吧……
“啧,过节的时候想他干嘛。”中原中也啧了一声,又环顾看了看四周流动的人群,欢欢喜喜,热热闹闹,只有自己孤身一人地站在街道中央。
说起来太宰治,中原中也明白自己并不是真的讨厌他,大概只是条件反射性地露出嫌弃的表情。也许是内心深处觉得,就算嫌弃,他也不会离开。况且世界上唯有他太宰治一人,可以让自己破口大骂而毫不顾忌面子。两个人能把对方逼到这种程度,也是挺不容易。中原中也无声地笑了笑:“嘛嘛,今天不去想那个混蛋,还有正事要做!”说罢,提起森鸥外交代的蛋糕礼盒,就向自己平时熟悉的那家酒商走去。
太宰治两首插在风衣兜里,裹上一条格子围巾,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今天天气太差啦,不适合入水呢~”他愉快地念叨着,“但愿今天不要碰见某人。”今天晚上武装侦探社是要举行一个派对的,九点之前要回去才行,太宰治抬头看着广场上巨大的时钟,提醒自己。
刮起一阵风,太宰治下意识地紧了紧围巾,将有些冻僵的手放在嘴边,呼出一口气去暖和它们。白色的雾气慢腾腾地升起,却很快的消逝在被五彩的灯染碎的夜空中。中原中也又压了压帽子,防止它被风吹走。
“那么,晚饭在哪里解决好呢?”
刮过风后,天空飘起了小雪,簌簌粒粒,在风中飘飘扬扬后落在的地面上,路上的行人纷纷带上了预先准备的帽子,因为之前的天气预报有说今天会下小雪。但这对于没看天气预报的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来说是很突然的。街道上的人群散得很快,因为雪越下越大。中原中也穿梭在人群中,快步地走向离自己最近的一家餐厅。与其说是餐厅,倒不如说是火锅店,此刻也没什么人。中原中也正要推门进去的时候,一声极为熟悉的声音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中也?”
        ……
  落地窗外是簌簌小雪,扬扬洒洒的点缀在五彩的夜空中,窗外的霓虹灯在因下雪而形成的淡淡的雾气中变为一圈圈清晰而又模糊的光晕。
基本上没有人的火锅店内靠窗的一个座位上,火锅散发的烟雾若有若无地阻隔在二人中间。
“……为什么你在这里啊!!”中原中也把手搁在座位的靠背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他望向桌子对面的男人。
与中原中也相反,太宰治以一副非常“乖巧”的姿势坐着,他微笑着看着一脸“为什么你在这儿”的表情的中原中也,愉快的说:“谁知道呢?过节的时候没想到还能看见你啊鼻涕虫~一个人在大街上孤零零的样子真可怜啊!”
“喂!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就是你吧!”中原中也毫不犹豫地回击,“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坐一张桌子?”
“你不觉得一个人吃火锅太诡异了吗?”
“……嘛……的确……”
“所以,将就凑合一下咯?我快要饿死了……”太宰治一头倒在桌面上。
“你不是还在烦恼该怎么去死吗?现在就是机会啊英雄。”
“中也……我不是说过我最——讨厌痛苦了吗?饿死可是很难受的哎!”
“啊啊啊随你便啊!赶紧把这顿饭吃了完事!我还要回去交差呢!”中原中也拿起筷子,伸向锅中的肉片。一双筷子抢先夹住了目标肉片:“我先~”“混、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和我作对!”
太宰治没有再接话,他看着对面的男人将酒倒进酒杯,“……中也,你又要喝酒啊……?”
“啊?对啊。”
“事先说明,你醉了我可不负责把你送回去哦?”
“啊?!我才不会醉啊!”中原中也敲了敲桌面。
太宰治用手撑着脑袋,看着对面的男人一饮而尽杯中的酒。其实自己不饿,只是感觉两个人一起不会太冷清。他看着中原中也微红的脸,不由得笑了笑——“这家伙,还是老样子。”仿佛是不被时光影响的,一如最初遇见的样子。只有面前的这个人,站在了太宰治的时间之外,带着永恒的色彩。
……
“果然啊,这家伙,还是一杯倒嘛。”太宰治有些无奈的看着对面看上去像是要发酒疯的男人,按照经验,接下来他该放下酒杯,狠狠地把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骂一通。可是预想到的事情却没有发生。
中原中也盯着太宰治,太宰治也盯了回去。两人就这么互相盯着,气氛有些沉默。
“喂,中也,你……”太宰治决定打破这个沉默,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中原中也打断了。
“……你为什么要走?”
“唉?”太宰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回答我!你为什么要走?”中原中也突然站起身,走向太宰治,一把抓起太宰治的衬衣领子,“当时你为什么什么也不说地就离开啊?!”
太宰治抬头看着满眼血丝的中原中也,一时语塞,“我……”
唇上突然传来的软糯的触觉令得太宰治平时运转得极快的大脑一片空白,等等,这家伙在干什么???
中原中也没有等太宰治的回答,在酒精的作用下一头吻了上去。他感受着男人略微冰凉的嘴唇,享受着对方一时无措的僵硬。他要用行动告诉面前的这个男人,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中原中也讨厌太宰治,非常的讨厌,讨厌到了恶心对方呼吸过的空气的程度。因此在平日里,他想尽一切办法挖苦对方,想尽一切办法整蛊对方,用尽一切手段表达他对他的厌恶,所以,在强烈的厌恶中,一些淡淡的情愫便被自动忽略。这些淡淡的互相依赖的情愫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加深,扎根,最终变成了不可根除的感情——爱。
在男人离开后,所有的厌恶散去,那被掩藏起来的爱终于无处可逃,完完整整地暴露在了自己面前。
然后中原中也才明白为什么他在讨厌太宰治的同时愈发地离不开他——原来,是爱啊。
可是面前的这个男人却一言不发的离开了,他知道他要离开,却无法挽留。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冰冷的月色中,中原中也其实内心如坠冰窖。
太宰治用力地推了推将自己死死压在座椅靠背上的中原中也,无奈这个平时看起来瘦瘦小小的男人的力气是港口黑手党体术第一的水平,自己这种力气根本无法推动对方。他想要开口说话,也无奈一张嘴,便是对方更加深入的一个吻。
太宰治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为什么这家伙的肺活量这么好?!
其实,自己对面前这个橙发的家伙——
中原中也松开了太宰治,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太宰治还没来得及喘气,中原中也便凑身上前,在太宰治的耳边轻轻地、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爱你。”
说罢,中原中也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男人惊讶的琥珀色眼瞳,满意地眯起眼睛,笑了笑。
窗外的雪依旧下着,飘飘扬扬地飞满了整个世界。